存在于此间之物.(一) gakki&toda

一个人究竟能以何种方式将他人的痛苦理解甚至消除到什么程度呢。在疾病的控制下生活了三年的户田,终于快要知晓了这个问题的答案。

“这只鱼还是每次都吃得很少呢,真像惠梨香ちゃん。”

被搭配上轻快语速的话并没有起到多少传达担忧意味的效果。一只手正向鱼缸撒下饵料的年轻画家,偏头看见半躺在沙发上的少女将脸埋进了抱枕。

“都是因为那只像がっちゃん的鱼太贪吃了。”

稍低些许的声线因成为阻碍的抱枕而更加沉闷。光线充足的室内,少女的目光如同正欲凝成的琥珀尚存一息地流转。

“真过分呢,惠梨香ちゃん,”画家从鱼缸前站起,扫了一眼适才带来的食材,“今天的冲绳料理,我自己吃掉好了,配合这只‘がっちゃん’。”

居高临下地看着缸中小小的“户田同学”与“新垣老师”一同绕过假山,满意的心情毫不掩饰地写在脸上,画家用修长的手指整理着衬衫衣袖,一边细细听着少女的动静。

从沙发上传来缓缓翻身的声音。少女凌乱的黑发散开在浅灰色的扶手边缘。下一秒,她感到画家赤脚走过木制的地板。

“真讨厌……”

拖长机器人般缺乏起伏的音调。这孩子,到底有没有睡醒呢。

与以往的无数次一样,画家的手臂以温柔而不容挣脱的力道,从后方将少女带入怀中。

“讨厌也没办法噢。我最喜欢惠梨香ちゃん了。”

看似不甘心的少女还想说些什么,而最终只是放开了被勒得紧紧的抱枕,握住画家的左手腕。指尖的着力均匀而不自然地,仿佛附和着红透的耳根。

“明天,去公园看看吧。”

“……那,今天呢?”

窗台上摊开的画册被风页页翻过,质脆而薄的纸张泛开自始至终关于同一个人的描绘。

“今天,也会陪在你身边。”

_________________
乱小狼:这就是用来缓解近来生活压力的少女文…为什么我真的写出了如此狗血廉价的对话呢…TAT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No title

>质脆而薄的纸张泛开自始至终关于同一个人的描绘
果然还是要...人体素描?(喂
我想要圈养这只户田同学w
是说这喂画家也太可爱了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