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time is on our side.(二) 白石x绯山

Passage Two
离开翔阳大学北部附属医院后的第一个圣诞夜,白石医生在东都大学附属医院里亦看见了与那时摆放在弘树床头的相去无几的圣诞树。

色彩斑斓的灯光温和而均匀地更替在洁白的病历页面上。笔尖行云流水地行进。这个依然充斥着来回的脚步与纸张翻动声的夜晚,并没有她的值班安排。而在她所不知的时空里,亦有谁同样延续着这从翔北带走的习惯。

“绯山医生,圣诞快乐。”

她是想多说些什么的。传出的简讯最终如此平淡无奇。

白石医生放下整理完毕的病历和协议书,就这样在更衣室内少有地放慢了动作。手机屏幕时不时地闪烁。冴岛、藤川、蓝泽,以及母亲。

须臾的静坐后,她起身回到往常的作风。换下制服,披上米白色的风衣。

金属的撞击声混杂着钥匙的碎响在皮鞋触地急促而不紊的频率里消失无踪。手机被主任放进风衣口袋,陷入缄默;没有绯山。

直到次日上午一番忙碌之后登上电梯,她从无意拿出的手机见到了回音。

“白石惠,我想和你一起过圣诞节。”

接受的时间是凌晨3点47分。

按下回复键便停下动作的手,因前来商议工作事项的同僚转而将手机合上。医生的余光扫过窗外肆意回转地鹅毛大雪与还未撤下的圣诞树。

即使缺乏了觉察冬意渐深的闲暇心绪也并无干系。因为冬季将远,——医生的时间如是说。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