仰望黑八月.

曾经是依仗着怎样天真的心情写下了应和<黑八月>的诗句呢。现在的我,正在失去着那份来自不谙世事的热情。

在不同的场合里拥有充分存在理由的事物,被横向比较出种种的人为矛盾。幼时被听不懂的正经腔调念出的语句,或多或少地躺在课本必背的段落里。而它们已经,成为了我的认知中一种不同寻常的童话。

其实并不用叫嚣着被欺骗。为了让孩子们理解必须面对或熟稔的事物,人们必定在下定义前营造出无菌的环境。如同物理老师口中的理想化模型,却不同于物质客观可考的单纯。

于是我懂得,爱一种理论或爱一本书,爱一份私心或爱一个人,爱一群人民或爱一个国家,全都比爱这整个世界容易。

黑的雨白的山是什么,啜饮苦药与充满嗡嗡闲话的蚊子的生活又是如何?像口大锅一样冒烟的山岭,像菜盘一样从天而降的惊雷……这些,我也许都还未见过。

度过了失去自己深爱的太阳光芒的日子,沃尔柯特到底抱着何等闪耀的勇气,写出“我将爱黑暗日子同光明日子一样”呢?

我也想体会相同的心情,想承认并热爱这个世界,在经历漫长、阴暗与无奈的黑八月之后。

而此刻,我还活在黑八月的“从前”,爱着我的幸福和我的太阳。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