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在于此间之物.(一) gakki&toda

继续阅读

If time is on our side.(二) 白石x绯山

Passage Two
离开翔阳大学北部附属医院后的第一个圣诞夜,白石医生在东都大学附属医院里亦看见了与那时摆放在弘树床头的相去无几的圣诞树。

色彩斑斓的灯光温和而均匀地更替在洁白的病历页面上。笔尖行云流水地行进。这个依然充斥着来回的脚步与纸张翻动声的夜晚,并没有她的值班安排。而在她所不知的时空里,亦有谁同样延续着这从翔北带走的习惯。

“绯山医生,圣诞快乐。”

她是想多说些什么的。传出的简讯最终如此平淡无奇。

白石医生放下整理完毕的病历和协议书,就这样在更衣室内少有地放慢了动作。手机屏幕时不时地闪烁。冴岛、藤川、蓝泽,以及母亲。

须臾的静坐后,她起身回到往常的作风。换下制服,披上米白色的风衣。

金属的撞击声混杂着钥匙的碎响在皮鞋触地急促而不紊的频率里消失无踪。手机被主任放进风衣口袋,陷入缄默;没有绯山。

直到次日上午一番忙碌之后登上电梯,她从无意拿出的手机见到了回音。

“白石惠,我想和你一起过圣诞节。”

接受的时间是凌晨3点47分。

按下回复键便停下动作的手,因前来商议工作事项的同僚转而将手机合上。医生的余光扫过窗外肆意回转地鹅毛大雪与还未撤下的圣诞树。

即使缺乏了觉察冬意渐深的闲暇心绪也并无干系。因为冬季将远,——医生的时间如是说。

仰望黑八月.

曾经是依仗着怎样天真的心情写下了应和<黑八月>的诗句呢。现在的我,正在失去着那份来自不谙世事的热情。

在不同的场合里拥有充分存在理由的事物,被横向比较出种种的人为矛盾。幼时被听不懂的正经腔调念出的语句,或多或少地躺在课本必背的段落里。而它们已经,成为了我的认知中一种不同寻常的童话。

其实并不用叫嚣着被欺骗。为了让孩子们理解必须面对或熟稔的事物,人们必定在下定义前营造出无菌的环境。如同物理老师口中的理想化模型,却不同于物质客观可考的单纯。

于是我懂得,爱一种理论或爱一本书,爱一份私心或爱一个人,爱一群人民或爱一个国家,全都比爱这整个世界容易。

黑的雨白的山是什么,啜饮苦药与充满嗡嗡闲话的蚊子的生活又是如何?像口大锅一样冒烟的山岭,像菜盘一样从天而降的惊雷……这些,我也许都还未见过。

度过了失去自己深爱的太阳光芒的日子,沃尔柯特到底抱着何等闪耀的勇气,写出“我将爱黑暗日子同光明日子一样”呢?

我也想体会相同的心情,想承认并热爱这个世界,在经历漫长、阴暗与无奈的黑八月之后。

而此刻,我还活在黑八月的“从前”,爱着我的幸福和我的太阳。

If time is on our side.(一) 白石x绯山

这篇是和姐姐讨论之后写出来的正经文,真的很正经(巴
咳,其实不是这个问题,只是我把开头写太正经了于是不好意思接红白的戏Orz
放在这里给找得到地方(囧)同时有兴趣的同学们看,谢谢XD

Passage One.
天边厚重浅灰的云层缓慢地移动着,在往常的目光看来充盈着希望意味的光束穿透过空气。

“胶体,丁达尔效应。”——绯山医生略略昏沉的头脑中,机械地浮现出与之对应的名词。

如果降低思绪的紧张度与分散开注意力也算是休息,那么当前的时间便是处于另一种宝贵的范畴。她将医疗箱的背带向上提了提,右肩明显的酸痛感正变本加厉。

七小时前抵达当地正常开放的最近机场,迅速按计划组成医疗小组并召开安全简报会,车程到两小时前结束,被告知视野中唯一的公路不仅已无法通车,甚至连步行都不能保证在日落前到达目的地。

当地政府为他们请来了带路者,那是位寡言的少年,除了回答必要的问题之外,只是沉默地穿行于山林间。起初他的脚步极快,意识到医生们难以跟上之后,颇为无奈地慢了下来。也许对于长期居住于山区的孩子而言,那才是足以被称为“赶路”的速度。

于是大家都心照不宣地迈着尽己所能的步履。医生是世界上必须与时间赛跑的事业之一。为素不相识的人赢得原本在意料之中的时间,即使、是不能保证为“正常生活”的未来。人们惯于称之为“拯救生命”。

绯山美帆子曾为此下定决心。为履行职责要付出的一切被堆放成一个金字塔,而放在塔顶的,同样是生命。

当无国界医生的行列越过最后一个山头,她听见少年紧握的拳发出骨骼的声响。一时间,被踏过的枯叶也窒息于停滞的脚步。在些许陡峭的山坡,她感到不应亦不能有的眩晕。

分明是见过的神情、听过的哀嚎。瓦砾碎石,垣梁崩坦。由已到达的救援队的行动看来,供人自由移动的空间毫无疑问的有限。现有机械的能动作用相对较低;地形的问题让大型清理机械的运进受阻,据说已经开始实施成功可能性最高的方案,但到达时间还不确定。现在开始,要靠这双手……

夕阳不愿保留地,将被地震破坏的村落废墟般的面貌一览无余地展现在医生们面前。

绯山美帆子恍然看见数天前,东都大学附属医院循环器科的手术室外,向病患家属鞠躬后抬起头的白石惠的眼神。已无法仅用坚定与恳切来形容的,几乎要覆盖她关于三年前时光细节的日渐稀薄的记忆。

“医生,医生!请来这边!请、请小心脚下!”

年轻的救援队员并不算标准的英语传入耳中,话落的尾音藏着不安的颤抖。

绯山医生点头向他示意,抬步行进于一片废墟之中。被最后一缕霞光映照的脸庞舍去了倦意,肃穆决然。

今夜,再将无眠。

驻地宣告?

该不该吐槽一下呢,我居然也跑到这种让我看着有点找不着北的地方来开BLOG了.

其实我是来找个陌生的地方丢文.已经发展到了写文写片段不管有没有结局的我是多么糟糕= =

另外我是来投奔姐姐的,虽然不知道这样算不算投奔?

总之,这地方是我的了XD,请多多指教!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